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综合小说  »  [特别行动]
[特别行动]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网站]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特别行动】


  字数:39405字
下载次数: 65





  「行动!」

  李莘清脆的命令拉响了解救人质的号角,李莘作了十年女子特警队队长,本来早就可以升迁,不必再到第一线出生入死,可是三十二岁的她却坚持留在刑侦第一线。

  李莘生得身材高挑,一米七五的个头在女子当中算是出类拔萃,常年的日晒却没有改变皮肤的白皙,一脸的英武气却泛着一股高贵。

  听到命令,十几个队员握紧自己的重装手枪沿着楼道向上搜索,楼道里很安静,只有特警队员轻微的脚步声。

  不长时间楼道里传出激烈的枪声,匪徒手里都拿着冲锋枪,强大的火力让特警队员只得躲在柱子后面侍机而动。突然匪徒身后响起了几声清脆的枪声,五个匪徒应声而倒,激烈的枪声嘎然而止。李莘领着小芸从天台翻到敌人背后,给他们至命一击。

  女子队员们互相递了一下眼神,继续向楼上搂去。

  作为东南亚最大的毒枭何肖有着众多手下,这次被手下出卖让警察堵在这座黑加工点里,何肖指挥着手下殊死抵抗。怎奈他们这次遇上警队中最精英的特警队,没有多长时间匪徒已经损失大半。

  李莘指挥着队员对顽抗的匪徒实施至命打击。当特警队员闯进何肖退守的房间的时候一下子愣住了。

  何肖用枪抵着一个漂亮女孩的头叫嚣着:

  「我有人质,快点儿让开,不然我杀了她。」

  李莘向队员摆摆手示意大家向后退。何肖用枪抵着少女的脑袋,缓缓向楼下移动。到达楼下的时候,李莘满足了他的要求,调来一辆轿车。何肖久与警察交道很狡猾,靠在汽车上用眼睛的余光观察了一下车内的情况,感觉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一时间又说不清,但眼前的形势容不得他多想,用左手轻轻打开车门,让人质挡在自己面前,然后缓缓的把身体移进汽车,就在何肖身体刚进入车内,「嘭!」的一声,何肖只觉得后脑一凉便栽倒在座位上。人质大叫一声蹲在地上哭泣着。特警队员冲上前救起人质。

  小芸捂着屁股从车子的另一侧转了过来。李莘走上前去拍拍小芸的肩膀「辛苦你了。」

  小芸笑着说:

  「我算什么辛苦呀,要不是队长足智多谋,我怎么能躲在车子的另一侧一击成功呢。」

              小芸皱着眉头

  「可是屁股摔得还真的很疼,都怪小梅那么快就下车害得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李莘让小芸和人质一起先去医院检查一下。李莘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
  当李莘进屋的时候我这个小弟正在玩着电脑游戏。李莘是我的大姐,从小我就和大姐相依为命,大姐就像慈母一般无微的照顾着我。真不知要是有一天大姐要是嫁人离开我该怎么办?

  我时常问姐姐这个问题,她总是笑着回答:

  「放心吧,姐姐这辈子不会嫁人。」

  我问为什么。她回答说:

  「没什么,对男人没感觉。」我会笑着追问:

  「这么说姐姐是对女人有兴趣啦?」姐姐用力在我身上扭一把,

  「让你胡说,姐姐对那方面没有兴趣,结了婚别害了人家。」姐姐笑着回答。
  见大姐回来,我并没有停下手中的游戏,

  「饭在锅里,刚热好的,你自己吃吧。」

  大姐盛好饭坐在我旁边香香的吃了起来,

  「小弟你的手艺见长,真好吃。」大姐称赞着我。

  「什么手艺见长,是老姐的胃口见长,吃什么都好吃。」我打趣着姐姐。
  姐姐用力捶了一下我的后背。

  「老姐轻点儿,你知道你那手用多重的分量,快把我打吐血。」我抗议道。
  「打吐血倒好啦,省得你整天玩这种游戏。」

  「这种游戏怎么啦?多刺激呀!」

  「有什么呀,不就是把女人的衣服脱光,有什么好看的?有这功夫还不如出去找一个女朋友。」

  姐姐边吃边评论着。

  「我对那些庸脂俗粉没有兴趣。」

  「你呀真的愁死老姐啦,这么大了还不找一个。」

  「你呀也真愁死老弟啦,比我大八岁还不找一个,想一辈子做老处女呀!」
  我故意回敬着。我的后背又挨了重重一拳。

  「你吃饭了没有?」

  老姐关心的问我。

  「没见我这么忙吗?就要把这个美女的衣服脱下来啦,哪有功夫吃饭呀。」
  我眼睛盯着屏幕。老姐摇摇头,又盛了一碗饭放到我面前

  「快吃吧,别饿坏了身体。」

  「我没空吃呀,老姐你喂我吧。」

  「又要我喂你,你都多大啦?」

  老姐生气的说。

  「有什么关系嘛,小时候老姐还不是常喂我吃饭。」

  老姐摇着头到厨房取出一把勺子,一口一口喂着我吃饭,我的注意力全放在屏幕上,只是机械的张嘴接着老姐喂的饭食。终于响起了胜利的音乐声,屏幕中出现了全裸的美女,我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抓住老姐的手。

  「老姐我成功啦。」

  我高兴的叫着。

  「什么时候你交到了女朋友,老姐就真的高兴了,整天对着冷冰冰的电脑有什么意思?」

  「我才不要交什么女朋友,我要一辈子和老姐呆在一起。」

  「说什么傻话呀,和老姐呆在一起你企不是要做一辈子的老处男,你这么好色,舍得吗?」

  「有什么舍不得呀,一个老处女、一个老处男。」

  我冲着姐姐眨了一下眼睛,姐姐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在我后背狠狠擂了一拳。
  「又在占老姐的便宜。」

  老姐生气的说。

  老姐把碗筷收拾出去。我又坐在电脑前搜索着色情文章。

  姐姐回到客厅坐到我身边,

  「又在看这些文章,真不知你脑子怎么想的,给你介绍女朋友你又不要,整天看一些乱七八糟的文章、图片。」

  「我心里早有人啦。」

  我看着屏幕上的姐弟乱伦文章。

  姐姐靠在我的肩膀上和我一起看着屏幕中的文章,

  「你心里的人是谁呀?看姐姐能不能帮上忙。」

  我笑着说:

  「就像屏幕上说的呀,我心里的人就是现在倚在我身旁的人呀。」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想法?」

  我没想到老姐的反应会这么平静,

  「刚懂得的时候开始就幻想能把姐姐压在身下蹂躏。」

  我露骨的说着。

  「别糊思乱想啦,老姐好累。」

  老姐仰躺在我旁边的沙发上闭着眼睛。

  老姐躺在那里显出很雅致的美感,弯弯的细眉,长长黑黑的睫毛,小小的嘴巴、红红的嘴唇,几缕乌黑的秀发贴在粉红的脸颊,修长的脖颈白白嫩嫩,粘在上面的头发被汗水浸湿。老姐身上只穿着短裤、衬衫,显得身材更加修长健美,高耸的双乳吸引着我的目光,真想用双手在上面捏一把,那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我有些想入非非。

  「老姐看你这么累,我替你按摩按摩吧。」

  我试探着问。

  老姐没有回答,我慢慢移过身子把手轻轻放在老姐的肩头轻轻的按摩起来。
  老姐很舒服的样子轻轻转过身子把后背留给了我。老姐横躺在沙发上,我开始从肩头开始慢慢向下为老姐舒松着身体,老姐的肌肉很结实。

  「对,这里用力。」

  老姐很舒服的指挥着我在她身上忙碌着。

  「把外衣脱了吧,太碍事。」

  「是碍到你的眼睛了吧?」

  我讪讪的说:

  「我只是想脱下来按摩会方便一些。」

  「看你紧张的,解释什么,想脱自己动手。」

  得到老姐的特准,我兴奋得不得了,两三下褪去老姐的衬衫,现在老姐上身只剩下黑色镂花胸罩,老姐的皮肤很光滑,灯光下泛着晶亮的光泽,我把手放在老姐后背,轻轻的感受着光滑的感觉。

  「快点按呀,总这么色眯眯的,连老姐的豆腐也吃。」

  我赶忙收住心神专心自己的工作,老姐嘴中发出舒服的喘息声。我又开始不老实起来,双手沿着老姐身体两侧慢慢向下移动,手指轻轻插入镂花胸罩的边缘,感觉着心仪已久的柔软。老姐并没有反对,只是紧紧压低身子不让我的手指进一步的深入。我跨坐在老姐身上,股间抵在老姐的臀部,双手用力的在老姐的背后做着按摩。老姐由着我用坚挺的肉棒在她身上做着磨擦,老姐皮肤的触感、臀部的弹性实在让人消魂,没多久我便交枪投降,射出大量浓浓的精液。

  老姐感受到了我的悸动,转过头说:

  「舒服啦?小色狼,快去洗洗吧,味道怪怪的。」

  「老姐陪人家一起洗嘛。」

  我在老姐面前撒着娇。

  「去!别得寸进尺,让姐姐休息一会儿。」

  见姐姐毫无表情,身上没有一点儿的变化,难道姐姐真的是性冷淡,我怀着犹疑走进浴室,脱掉湿漉漉的内裤钻进浴缸闭着眼睛回想着刚才的一幕,想着老姐美妙的肉体心中浮起一股得意。

  当我钻出浴室的时候看见老姐正坐在我的电脑前右手握着鼠标,左手在自己的腿间移动着。没想到平时显得那么高贵的老姐也会在手淫。我蹑手蹑脚靠近老姐,老姐咬着嘴唇努力压抑着嘴中的呻吟,坐在椅子上的肉体如蛇一般的扭动着。
  老姐专注于屏幕并没有发觉我向好靠近。

  我用手轻轻在老姐肩头上拍了一下,没想到这一下给自己带来大苦头,老姐太专注屏幕的内容,忘记了自己身处家中,当我的手轻拍在老姐肩头的时候,十几年的特警生涯让老姐条件反射的抓住我的手腕一个后背把我重重的摔在地上。
  我呲牙咧嘴从地上爬起来,老姐跑过来扶住我,关心的问

  「怎么样?没摔坏吧?」

  「老姐你也太狠啦,想把我拆了。」

  我揉着屁股有些生气。

  「都是老姐不好把你摔疼了!不过你也是悄无声息的跑到人家后面……」
  我注意到有晶莹的液体从老姐短裤旁边溢了出来,我脸上露着坏笑说:
  「是什么让老姐也会发春呀?」

  老姐忙用手捂在自己羞处前面,跑向电脑想要关掉刚才看过的内容。我一把扑了上去用手抱住老姐的腰,

  「不要关掉让老弟看看是什么让老姐这么痴迷。」

  我死死抱住老姐的腰笑着嚷道。

  「快放开,不然老姐可对你不客气啦。」

  老姐威胁道。

  「不客气还能怎么样,刚才你都把我摔得这么惨,现在还能怎么样?」
  我耍着癞皮不肯放手。

  老姐拖着我走到电脑前把自己刚看的文章关掉了,常舒一口气坐到旁边的沙发上。

  「到底是什么呀,老姐你告诉我嘛。」

  我假装缠着老姐,却偷偷用鼠标点开老姐刚才看到的文章。

  我被文章的内容所惊骇,

  「老姐你怎么喜欢看这种食人的色情文章?」

  听到这话老姐跑了过来惊奇说:

  「我明明关掉了,你怎么打开的?」

               我嘿嘿一笑

  「这还不简单吗,玩电脑你还差远呢。」

  我得意的说。

  老姐羞红了脸转身要走,我一把拉住老姐的手,老姐软软的坐到了身边的沙发中,脸红红的不敢看我。

  「老姐你喜欢这种文章呀。」

  我调侃着老姐。

  「你会不会瞧不起老姐呀?」

  「怎么会呢,老弟怎么会看不起老姐呢?」

  我笑着用手摸摸老姐的头顶,

  「咱们一起看呀。」

  我挑逗着说。

  「你也喜欢这种文章吗?」

  老姐有些不好意思的问。

  「怎么会不喜欢呢,老姐喜欢的老弟肯定都喜欢。」

  我把嘴凑到老姐耳边轻声说:

  「我想像文章当中讲的那样吃掉老姐。」

  我明显感觉到老姐身体微微拌动了一下,爱液源源从短裤旁边溢出来,老姐紧闭双眼咬住嘴唇努力夹紧双腿,看来高潮席卷了老姐的身体。

  高潮过后,老姐慢慢睁开迷离的双眼,闪动着长长的睫毛让我痴迷倾倒,老姐的脸上透出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高贵气质。

  我拉起老姐坐在身边,

  「老姐,你是怎么搞的?看到这种文章会这么高,原来还以为你是性冷淡,害得老弟为你担心。」

  老姐羞红着脸依在我怀里喃喃的说:

  「老姐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原来我对男女之事从不感兴趣,刚才一时好奇里面有什么力量这么吸引你。刚开始的几篇没有什么感觉,可是当看到这篇烹食女孩的文章的时候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看到里面叙述挖空女孩的内脏的时候,我的小腹有一种被抽空的感觉。」

  老姐用中指轻轻的在自己可爱的小肚脐上划着,

  「要是把它切开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我现在感觉里面好像被挖得空空的,好舒服呀。」

  老姐微闭着性感的双眼自语着。

  我在旁边看得受不了胸中的欲火煎熬,把手贴在老姐的胸口上缘,轻轻抚弄着露在外面那条令人遐思的乳沟,手指微微向下用力,把手伸进老姐的胸口中,老姐的乳房感觉弹性十足,我轻轻的揉捏着那团柔软的充满弹性的嫩肉,当我用中指和食指夹住那可爱的突起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老姐的乳头慢慢挺立起来,周围可以明显感到一些尖尖的肉刺,我开始用手指左右的拔弄着那可爱的小乳头让它更加挺立。玩弄了一会儿,我的手指继续向下走把整个手掌伸到老姐的乳罩中,用手托起老姐圆润饱满的乳房,微微向外一托,老姐整个乳房就从胸罩中脱颖而出,跳动在灯光之下,整个乳房呈饱满的半球形,红红的乳头挺得很高像小白兔的红眼睛,旁边围着粉红色的乳晕,看起来特别可爱。我忍不住又用手慢慢推掉老姐另一侧的罩杯,让两团美肉彻底暴露出来。

  「多美的乳肉。」

  我边用手逗弄着老姐的乳头边赞叹着,

  「烤熟了吃起来一定非常香美。」

  用手重重的捏着老姐的乳房。

  老姐呻吟着:

  「好弟弟快点儿把姐姐的乳房割下来吃掉,老姐的乳房好想被割下来。」
  我用手托起老姐的乳房,

  「这团美肉割下来一定会很生动,说不定她自己会跳动呢。」我的邪恶欲望也被老姐挑逗起来,用手指轻轻的在老姐胸口划着,

  「我要剖开这美丽的胸脯,挖出你跳动的心脏,咬下老姐的心尖。」

  老姐右手抠弄着着自己的阴户、左手用力抓着自己的乳房叫嚷着:

  「那就快些把它挖出来,老姐也想咬一口自己的心脏……舔着自己的血……
  啊……「

  老姐握住我的手用力的在自己的胸部抓挠着,在乳房上留下道道血迹,
  「啊!啊……受不了啦,弟呀快点儿切开姐姐的胸膛,里面好痒……弟……
  把手伸进来……伸进老姐的胸膛里……把姐的小心心给挖出来……「

  老姐嘴里不住的喘息,用手指把自己的乳房抓破了,鲜血顺着洁白的胸脯往下流着。我把嘴贴到老姐的乳房大力的吸饮着。

  「对!……对!使劲吸……吸干老姐的血吧。」

  我疯狂的用嘴吸着从老姐乳房上流出的鲜血。刚软掉的肉棒再一次硬了起来,我用手掏出布满青筋大肉棒,把紫红色的龟头贴在老姐充满弹性的乳房上来来回回的磨擦着。我实在受不了了,一把撕掉老姐的短裤,又褪去已被淫液浸湿的可爱缕空黑丝内裤,被淫液浸得湿漉漉、亮晶晶的一抹黝黑的阴毛完全暴露在我的面前。我用手轻轻摸了一把,满手都是老姐湿湿的爱液,我把手伸到老姐嘴边:
  「尝尝自己的淫液,我要用它来蘸着老姐的烤肉来吃。」

  老姐贪婪的吸吮着我手指上的淫液,

  「好的……用老姐的烤肉……蘸着……老姐的淫液吃起来,味道……味道一定无比甜美。」

  老姐开始拼命的喊叫着。我把渗出透明爱液的龟头抵到老姐的芳草之地,
  「老姐,把腿打开吧,让老弟刺穿你。」

  老姐慢慢分开双腿叫道:

  「刺穿老姐吧,把老姐的内脏全吸出来。」

  我把龟头抵在老姐的不穴洞口,慢慢向内推进,前面遇到一股幽幽的阻碍,我脑子一片空白,并没有理会这股阻力,大力将肉棒一插到底。老姐「啊」的一声惨叫挺起上半身双手紧紧抓住我的肩头,美目大大睁着盯着我看,我们两人对视了一阵,老姐慢慢闭上眼睛把身体慢慢躺了下去。我感觉到老姐的阴道紧紧的夹住我的大肉棒,如婴儿的牙齿一般磨咬着,感觉像是要吸干我的精华。我努力定了定心神,缓缓的把肉棒向外拔出。

  「啊!老姐被抽空了!」

  老姐抓着我的手臂,浑身颤抖着迎接着我的冲刺。老姐内部的淫水越来越多,我开始快速的抽动着肉棒,每次都会把老姐粉嫩的肉唇大大的拉出、深深的推入,同时带出汩汩晶亮的淫液,煞是好看。这副淫景使我淫性大发,拼命的往复运动,猛烈的撞击着老姐淫荡的洞口发出啪啪的响声。

  「啊!要死啦,……快……再快些,我不行了……」

  老姐声嘶力竭的喊着。我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俯下身子在老姐的嫩乳上狂咬,感觉门牙嗑的一声嵌入老姐的乳肉中,一股热乎乎的暖流涌入嘴中。老姐啊的一声惨叫,双臂死死的抱住我的腰,身体向上拱成弓形,同时我感到老姐肉壁一阵激烈的紧缩,接着环绕我肉棒的嫩肉不住的痉挛,一股强烈的热流冲关而出极大的刺激着我龟头的敏感,「啊」我大喊一声把忍耐已久的精液一股脑的灌入老姐的子宫深处。两股热流迎面直击水乳交融。

  「好爽呀,烫死老姐的子宫了。」

  老姐嘴里不停的喊着。发射之后,感觉身体软软的趴在老姐身上大口的喘着粗气。

  过了半天老姐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太美了!没想到性爱这么舒服。」

  老姐用手托起我的脸笑着说:

  「舒服吗?」

  我冲老姐微笑着回答:

  「舒服,和特警大队长做爱能不舒服吗!」

  老姐用手指轻轻指了一下我的额头嗔道:

  「小鬼头,就知道占老姐的便宜。」

  老姐顿了一下笑着问:

  「刚才咬老姐的乳肉,是不是想吃老姐的嫩肉?」

  我望着老姐乳房上已经凝结的血块不好意思的笑着。「现在想吃老姐吗?老姐想让小弟吃到老姐的嫩肉。」

  我笑着用手捏着老姐的乳房说:

  「它一定很美味,可是我还舍不得吃掉它。」

  老姐用手轻轻抚着我的脸颊微笑着说:

  「想吃的时候跟姐姐说一声。」我笑着点着头。

  市局会议室里贾局长主持特别会议,「同志们,最近我市有数十名少女失踪,我们怀疑是一个名为TK的的黑社会组织所为。可是这个名为TK的组织非常严密,我们总是找不到证据缉捕他们。」老姐主动请缨打入组织内部,打一个漂亮的攻坚战。经过研究市局同意了老姐的意见。

  老姐带着小芸和楚薇打扮得非常时髦进入TK俱乐部,小芸生得小巧可爱,楚薇长得苗条妩媚,工作人员对三人进行了严格的盘查,多年的特训三人很容易通过对方的盘问。

  「你们自愿入会吗?」

  「我们是自愿的。」

  老姐毫不犹豫的回答。

  「你们为什么要加入我们的俱乐部?」

  工作人员继续盘问。

  「我们喜欢刺激,我们知道这里面能满足我们的。」

  「那好吧,填个入会申请表吧。」

  老姐她们填好表格,工作人员让她们回去等通知。

  老姐带着小芸和楚薇离开俱乐部已近中午,三人走进一家餐馆,边吃边聊。
  小芸说:

  「李姐,这个俱乐部好恐怖,我们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杀人俱乐部,为什么现在不马上逮捕他们呀?」

  楚薇笑着说:

  「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用得着问李姐吗,咱们现在没有证据怎么抓他们,再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总部在什么地方,这样贸然行动只会打草惊蛇。」

  「那怎么才能找到证据?」

  小芸继续追问。

  楚薇伸出自己迷人的长腿,用手轻轻的在上面抚摸着,笑眯眯的望着小芸说:
  「入会简介不是说会员可以享用美味的女人美肉吗?你想不想吃掉姐姐这条万人迷的美腿呀?」

  小芸红着脸说:

  「哪有你这种自卖自夸的,才没人喜欢吃你的肉。」小芸嘴里虽然说着不想,可是眼睛却直直盯着楚薇迷人的大腿,露出贪婪的神色。

  楚微对小芸眨着眼睛作着鬼脸说:

  「口水都流出来了,还说不想。」

  小芸红着脸追打楚薇,两人围着桌子互相追逐着。

  四日后,三人接到TK俱乐部的通知:俱乐部组织西双版纳一月游,每人交会费五万元。三人显得非常兴奋,打扮得漂漂亮亮赶到俱乐部接待所。老姐李莘穿着一身黑色低胸劲装凸显出别样的成熟风韵,楚薇穿一身淡紫色连衣裙,小芸身上是一套可爱的卡通装,前面绣着一只活泼的小兔子。

  进入俱乐部三人发现里面有二十几人,个个都是青春美丽的妙龄少女,站在那里有说有笑,老姐在其中算是年龄最大的。小芸看见有一个漂亮的女孩躺在角落里流泪,小芸好奇的走到女孩身边用手轻轻拍着女孩后背说:

  「你好,我叫小芸,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回答:

  「我叫马小玲。」

  小芸:

  「怎么哭得这么伤心,是害怕吗?」

  小玲擦着眼角的泪说:

  「不是,我没有五万元那么多钱,这次去不了了。」

  小芸笑着说:

  「不要哭了,我可以借给你。」

  小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睁大惊喜的眼睛问:

  「真的吗?」

  小芸笑着说:

  「当然不骗你。」

  小玲高兴说:

  「小芸姐你真太好,我真不知该怎么感谢你。」

  芸笑着说:

  「傻丫头,我们能聚在一起就是缘份,何分彼此呢,我们都是去享受生命最后的美丽,这些钱留着对我来说也没什么用。」

  小芸领着小玲和李莘、楚薇一起来到交款处,接待的是位透着一般成熟的中年女士,看上去能有四十左右,虽然年龄比较大了,可是看起来却比站在周围的妙龄少女更加迷人。

  「二十万,几位是用信用卡付帐吗?」

  中年女士用特有的中年磁性声音问着。

  李莘把一张存有三十万的信用卡递过去说:

  「卡里有三十万,剩下的就当做捐赠会费吧。」

  中年女士对四个人说:「你们跟我来做一下体检。」

  老姐她们四人跟在中年美妇身后左拐右绕走进一间宽大的房间,屋内摆着各式医疗设备,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漂亮护士在不停的忙碌着。看到中年妇人进来,笑着迎上去说:

  「姑姑,又来了新会员?」

  中年美妇轻轻拍着两个护士的肩膀说:

  「能受得了吗?别累坏了身子。」

  两个护士俏皮的笑着说:

  「姑妈没关系的,我们很愿意做这份工作。」

  「给她们四个做一下体检看有没有传染病。」

[ 本帖最后由 a235630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midorinokaze 金币 +10 不管你是否接受 红包敬上!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大香蕉-伊人在线大香蕉-大香蕉网-大香蕉网站]
    页面于2018-01-24更新.